蒙特雷汽车周回归:电动车引领超跑未来 古董车购藏热度攀升

炎热的夏天即将迎来尾声。但在正式走向凉爽的秋天前,为期十天的2021年蒙特雷汽车周的到来就像是这个夏天的最后一把火,点燃了人们对超豪华出行车的好奇和渴望。

炎热的夏天即将迎来尾声。但在正式走向凉爽的秋天前,为期十天的2021年蒙特雷汽车周的到来就像是这个夏天的最后一把火,点燃了人们对超豪华出行车的好奇和渴望。

上个月刚刚落下帷幕的蒙特雷汽车周,是汇聚世界最顶尖的古董车和新款超级跑车的盛会。这场汽车界的嘉年华最早始于1950年的圆石滩优雅竞赛,在走过了整整70个年头之后,现已拓展为集合了一系列名车展览与巡游、古董车拍卖和竞速比赛等活动的车迷庆典周。

从去年的“缺席”到今年的“回归”,本届蒙特雷汽车周自带双倍的热闹氛围,感染了不少在场的豪车制造商。今年他们发布的各种新款纯电动和高性能混合动力的概念车和量产车设计,展示了时代铺就的新赛道下未来超跑的大势所趋。

蒙特雷汽车周。资料图片

强势返场,来势汹汹

2020年的蒙特雷汽车周由于全球新冠肺炎疫情而被取消,尽管现下对疫情的担忧和旅行限制依然存在,但压抑已久的人们对此期待异常高涨,重新返场后的汽车周热闹程度更是远超预期。

有数据显示,本届蒙特雷汽车周将为蒙特雷当地带来了价值6700万美元的收入。蒙特雷会议和旅游局的首席执行官Rob O'Keefe对媒体表示:“我们十分欢迎这一标志性活动回归蒙特雷,这预示着本地旅游业正在复苏。”O'Keefe从蒙特雷当地的酒店得知,整个汽车周举办期间的入住率保持稳定,与往年持平。“餐厅挤满了人,酒店房间都售罄了,活动也十分精彩。今年也是举办这么久以来最好的一届汽车周。”他认为,这场盛会给当地的企业和整个社区带来了更多实质性的积极影响,尤其在经济收入和就业方面。

而位于蒙特雷西侧的小镇Pacific Grove承办了本届汽车周的三项古董车活动,该镇的商会主席Moe Ammar指出,他觉得今年参加活动的人数与往年一样,甚至有过之而无不及。他还指出,以往通常每年的汽车周都有20%的观众来自海外。但本届活动第一次没有外国观众参与,都是美国国内的观众,“但就街上的行人而言,数量依然庞大。”

不仅是来看展的车迷和车主人头涌涌,不少咬紧牙关熬过了疫情寒冬的汽车制造商也来势汹汹,希望借这场一年一度的现场汽车盛会帮企业“打个翻身仗”。

在过去的2018年至2019年,受销量下滑等因素影响,英国豪华车制造商阿斯顿·马丁面临着严重的财务压力,收入连年亏损。不过,这份压力在加拿大亿万富豪Lawrence Stroll注入1.82亿英镑收购阿斯顿·马丁16.7%的股份之后得到了缓解。阿斯顿·马丁首席执行官Tobias Moers对媒体表示:“去年大家都以为公司要完蛋了,但正好Lawrence Stroll为我们注入了大量的资金周转,才使得现在的我们得以回归,而且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强大。”

Moers此前曾就职于梅赛德斯-奔驰的高性能子品牌梅赛德斯-AMG,作为疫情期间接任的新任CEO,他从宾利、福特和保时捷等物色了新的部门负责人助阵,同时他还专注于利用梅赛德斯的工程技术来扩宽阿斯顿的产品组合,并开拓中国地区的业务。“在中国,我们面对的客户与北美地区的不一样。中国的消费者是一群年轻人,年龄在18到30岁之间,其次是60多岁的客户,很少有中间年龄段的消费者。中国发展的速度令人难以置信,要说全球财富增速的话,亚洲和中国市场都是第一。”

Moers认为,汽车周是做成豪车生意最理想的地方,因为在这里他可以与北美地区的企业员工、经销商和客户集中地见上一面。对于价值百万美元的汽车,销售通常要由一段现实的关系和会面来驱动。而蒙特雷汽车周正好为潜在的买家提供了一个与车企高管和设计师交流的机会,推动他们做出购买的决定。据业内人士分析,在过去十年中,高端汽车制造商越来越回避消费型的车展,转而倾向于选择生活方式型的销售活动。宾利的首席执行官 Adrian Hallmark称:“除了亚洲地区以外,车展的参观人数一直在稳步下降。再加上参加一场车展的成本已经足够参与10次蒙特雷汽车周这样的同类活动,我宁愿选择后者——这样还可以更接近客户。”

电动超跑成未来趋势

在碳减排的目标之下,全球汽车行业都在朝着智能电动方向加速转型。对于追逐潮流的超跑品牌,人们更是期待能看到他们有更多纯电动和混合动力轿车的“新玩家”入场。

2021蒙特雷汽车周上,宾利汽车携多款车型亮相。Mulliner部门的最新力作——Mulliner Bacalar和Blower延续版的“零号”工程样车实现了全球首秀,与添越插电混动版和飞驰插电混动版首次同台发布。添越插电混动版和飞驰插电混动版正是宾利汽车加速电动化发展进程的最佳体现。据悉,截至2024年,宾利汽车将为所有车系实现插电式混合动力车型,首款宾利纯电动车型计划将于2025年面世。

随着本田汽车确立了绿能转型的目标,旗下的高端汽车品牌讴歌Acura的品牌象征车款NSX由于开发成本高、碳排放不佳,很快就确定即将于2022年停产。不过厂商也不打算让这款NSX超跑黯然淡出舞台,转而在蒙特雷汽车周上发布了NSX的高端混合动力版本NSX Type S。NSX Type S将在俄亥俄州工厂生产,全球仅限量打造350台,起价约为17.1万美元。本田方面目前已不再接受NSX的订单,这款性能进阶版的NSX也将成为该车系的告别之作。

源自克罗地亚的纯电动超跑制造公司锐马克Rimac的电动超级跑车Nevera也迎来了首次登场。锐马克这个品牌听起来可能有点陌生,但虽然仅拥有12年的品牌历史,它却获得了许多重要汽车制造商争相投资,以获得其电动汽车技术。由于目前纯电动汽车的制造商数量很少,在美国,有特斯拉;而在欧洲,就只有锐马克。不少汽车制造商都希望可以与其建立联盟关系,更好地实现转型。

这次发布的Nevera计划将生产150台Nevera车型,包含了GT、Signature签名版和Timeless限定版等不同类型几个型号。充满电后,可以行驶400英里,最高时速可达258英里。而今年Rimac也正式进军中国市场,Nevera也将是未来品牌入华后的首款车型之一。

古董车拍卖热情不减

复古优雅的古董车拍卖是每一届蒙特雷汽车周的一大特色。而鉴于近期芯片短缺,不少豪车藏家的购藏热情都异常高涨,因此今年的交易量“反扑”尤为强烈。在古董车购藏的细分市场中,人们的情绪并未受到疫情太大的影响。

今年的拍卖会由五家拍卖行领衔,在为期三天的拍卖中总共收获了3.43亿美元的拍卖总额。这个数字相比于2019年同期上升了37%,但考虑到今年上拍的汽车数量比2019年减少了25%,因此蒙特雷汽车周能取得如此交易量确实让人印象深刻。据汽车数据公司Hagerty统计,2021年蒙特雷汽车周期间卖出的古董车平均售价为42.8万美元,高于2019年的33.41万美元。Hagerty副总裁Brian Rabold在拍卖报告中指出:“收藏家轿车市场安然挺过了疫情,我们预计2021年将会是古董车拍卖的好年。”

尽管比不上2014年古董车收藏最火热的时候,蒙特雷汽车周的拍卖成绩一度创下了4.29亿美元的纪录,但今年的古董车拍卖依然不乏亮点。

作为蒙特雷汽车周的官方拍卖行,Gooding&Co.并没有让人们失望。1995年的迈凯轮F1超级跑车被拍出了2050万美元的高价,甚至超过了2019年那台拍出了1980万美元的迈凯轮F1,成为今年拍卖会上售出价格最高的轿车。此外,在同一场拍卖会上,1959年的法拉利250 California LWB Competizione Spider以1080万美元的价格成交。而1962年的阿斯顿·马丁DB4 GT Zagato由RM Sotheby’s拍卖行拍出,以950万美元的价格挤进拍卖交易排行榜的前三位。

“他们对现场进行的交易十分狂热,使得成交额直线上升。”Gooding&Co.旗下的拍卖专家Angus Dykman指出:“本届汽车周人们的‘购藏热’主要源于此前的需求被压抑。”而专业豪车采购公司邦德集团的创始人Steve Serio则表示:“市场已经出现了多元化的需求,每个人都为自己想要的东西花钱。他们是受过教育、有自己想法的买家,想要购藏轿车但只要最好的,相信这将会引导市场更加健康地增长。”

21世纪经济报道及其客户端所刊载内容的知识产权均属广东二十一世纪环球经济报社所有。未经书面授权,任何人不得以任何方式使用。详情或获取授权信息请点击此处。

「点点赞赏,手留余香」

    还没有人赞赏,快来当第一个赞赏的人吧!
暂无评论...
验证码 换一张
取 消